Author: Sintee Goh

主内敬爱的弟兄姐妹, 为庆祝FES华文组成立五十周年,兹定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星期五)晚上七时正,假圣公会善牧堂举行大家庭聚会。现诚邀您出席,与各校友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一同欢庆和数算神所赐的恩典,并一同来聆听大家对学生事工的展望。 https://www.facebook.com/fesfellowship/videos/226824351878684/ ...

去年九月令芳邀请我参加CVCF校友退修会,我没有考虑太多就决定报名参加了。 虽然我毕业多年,但这期间只回校参加过一两次的团契聚会。这次决定参加是因为内心想要回到原点,回到带领我信主的群体中,安静下来,然后再重新出发。 参加退修会的人数不多,但有一半是大学时期就已经认识的弟兄姐妹,还有以耐心和爱心陪伴过我们成长的淑贞干事、杨虹干事、礼裕干事。一切都那么熟悉。多年来我们虽在不同的岗位上,但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能够敞开分享,彼此关怀。我觉得那是一件很宝贵、值得珍惜的事。 这次退修会的主题是“听”。筹办的弟兄姐妹们,很用心地策划了跟这个主题相关的一系列活动,如用毛笔字写“ 聽”,杨虹干事的专题信息——如何在神面前静默,聆听神的声音,早晨灵修,以及到新加坡视障协会体验在黑暗中用餐等。这些活动,让我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也得以享受在跟弟兄姐妹的交通中。原来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已经很久没能安静下来。新加坡忙碌的生活模式,让我不自觉地把得到释放和自由的盼望放在每一年出国犒赏自己的旅行计划上,却忽略了得力在乎常常在神里面的平静安稳。 毕业多年后的你我,是否还保有起初的爱神爱人的心?还在神的家中吗吗?从淑贞干事的分享中,我能感受到她作为属灵长辈对校友们的挂念和关心,也让我看到校友团契事工的重要性。看到委员们多年来坚持在校友团契事工上的服事,也让我感动。 盼望校友团契,能够成为你我,回到原点,再重新出发的地方。   尤思怡 国大校友(2005)                                                     ...

“同时,神在哪里呢?。。。为何我们一帆风顺时,祂俨然存在着,像个指挥若定的船长;可是,危难当头,作为救援者的祂反而杳然无踪” 这是作者,一名丧偶的丈夫,在哀悼期间的感言。夫妇两人都是基督徒。这日记中,丈夫不只是描述心里的痛,也毫不掩饰地对神发怒,发出有挑战性的疑问。 “有时,我忍不住想说:「神赦免了神」” 丈夫这些话,刚开始读时会想,他是不是伤心到发疯了?竟敢跟神这样说话,太傲慢了,一定是信心不够坚强。可是也会想,是否尤其在苦难中仍然不屈不挠持守着信心的信徒才会发出这样的呐喊?不会这样呐喊的我,可能才是没有信心的?看到残酷的现实时,不敢对问题发出疑问,就只是给一个表面的回复,安抚自己脆弱的信心,敷衍地引用经文:“万事都互相效力”。我是否完全看不到世界的丑陋与残酷,才不觉得有向神这样呐喊的必要? “说啊,逃避现实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我们正活在苦难的凌迟里,逃脱不了的。” 在这期间,当世界各地的人因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感到伤心不安时,身为基督徒的我能与哀哭的人同哭吗?我能不能一同与世人向上帝呐喊, “要到几时呢?!”?不能的话,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勇气对神坦诚? 在作者去世后,大家才发现写了这日记的作者是 C.S.路易斯——著名的护教大师、作家及神学家。若一位那么认真对待信仰,对待神的前辈都会发出这样哀哭,在我听到这些“怨言”时,该问的不是 “怎么连他都会这样?” 而是 “怎么我不会这样?”。 钟宇军干事 ...

知道患难产生忍耐,忍耐产生毅力,毅力产生盼望 - 罗马书 5:3-4 有时候,当我们在经历困难与患难的时候,我们也许不明白为什么上帝允许这些发生。更多的时候,我们的关注点在于如何停止受苦抑或者阻止其衍生更多的烦恼,这都是人之常情。同样的,当新型冠状肺炎开始在新加坡肆虐,面对未知的情况时,人们下意识地将关注力放在如何照顾好自己与他们爱的人。然而,当疾病爆发应对系统”(DORSCON)在二月升级至橙色警戒后,民众纷纷到各大超市哄抢日常生活用品,这或许反映了现今人们过度自我关注的现象。因此,我相信当我们越关注自我就越难以理解患难在我们生命中的意义。 相反的,使徒保罗相信患难是为了建立忍耐、毅力和盼望。我们现在的景况甚至不及早期教会所面对的呢。他们经历过饥荒、贫困,被讥笑、逼迫甚至杀害,但是保罗仍然“夸耀”患难可以带来好处。 有趣的是,以上的信念竟是紧接在保罗感谢上帝之后——“所以,我们既然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与 神和好; 。。。并且以盼望得享 神的荣耀为荣。”(罗马书5:1-2)换句话说,保罗相信如果患难是跟我们在基督里所得的并列,他们最终所产生的结果定然相似:忍耐、毅力、还有盼望。综上所述,那患难是如何帮助我们产生忍耐、毅力与盼望呢? 学生们,现在好多的活动和聚会被迫取消;然而,与其沉浸在失望的情绪里,让我们以耐心与创意来思考、计划并且透过不同的媒体平台来办些什么。也许,会带来更深的影响呢? 同工们,各大校园和办公室所要求的规范与体温测量也许会让我们觉得烦躁,但是愿我们不被失望淹没,而是在此时此刻操练忍耐和将心比心的美德。 校友们,看着增长的案例和病毒扩散的速度也许会我们感到焦虑或担心。在这样的时刻,比起单顾自己,让我们也关注身边有需要的人,对他们释出善意,尤其是小孩、老人、生病的、贫困的,还有在前线为了控制疫情而努力不懈的医护人员、政府人员等。 至于我们所有人,沉浸在埋怨新冠病毒的输入只会让我们陷入互相指责的排外情绪中,进而使我们更加绝望。所以,让我们从绝望中回转,看见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得到的确据——“我们也凭着信,藉着祂可以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以至于我们“以盼望得享神的荣耀为荣。 ”(5:2)。 忍耐,毅力和盼望。让我们度过这一次的困难后可以产生这三种美德。    郭志励总干事 ...

         在1970年,当时已故的孙耀光医生刚成为FES第一任总干事不久,其时五大专布道会的火焰还在一群讲华语的基督徒学生中延烧。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当中看见异象摸着上帝心意的大哥大姐,组织起FES华文组委员会(Chinese Work Committee华文工作)。2020年,在这个以英文挂帅的岛国,以讲英语居多的教会圈子,我们在校园还是有讲华语的基督徒学生福音团契,而当中成员大多数都是本地讲华语教会的子弟。         本文要讲述的不单是事工的维系,更是使命的延伸,盼望大家看见一代一代的基督学生如何前赴后继以自己委身十架的生命来冲击社会,服事并且建立教会。 建立教会         我们提到学生事工就会联想到建立教会,而且立刻思想到普世教会的层次。但是接下来本文盼望探讨的反而是新加坡的华文学生事工实际建立个别地方教会的例子。在与一位JCU(James Cook University)的学生谈到开始校园中文查经小组时,环顾了在FES桥北路办公室四周的华文教会,思绪回到上个世纪;笔者刚信主初期,看到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都是带着FES校园团契的模式进入教会的青少年团契,建立生命,火热服事。        这些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如今已经是教会的执事或长老,有些则成了教牧传道人,薪火相传。认识其中一位当年在校园积极参与的长老,他的女儿已经就快从神学院毕业了!另一位牧师的女儿,则刚从新加坡理工校园毕业。在读书的时候参与了SP(Singapore Polytechnic)的华文团契。她很喜乐她走了父亲走过的路。这就是学生在校园建立的生命基础;进入教会、家庭、社会,以生命影响生命,扩大了上帝的国度,荣耀天父的圣名。 建立学生对学生的事工         笔者在1993年开始全职担任校园干事,开始的时候在自己毕业的新加坡理工学院接触学生,及去到当时还未合拼校园的南洋理工学院(河水山校园、裕廊校园、欧南校园及义顺校园)和学生一起查经。这批学生当中有新加坡也有马来西亚的学生,弟兄姐妹同心看见学生工作的异象,开拓校园的禾场。他们不论宗派,合一地在功课繁重的当儿持续聚会,强调学生接触学生的使命。他们当中有好多已经回去马来西亚,有些则留在新加坡成家立室,加入本地的堂会与当初在校园的同工一起并肩服事。         当中一些到今天见到还会叫:干事!他们已经是教会的传道人,或者献身受装备进入不同的岗位忠心以生命来事奉。薪火相传,这不是干事召他们走的路,这是他们所追随的主呼召他们,以致他们回应呼召忠心走到底。他们当初一直都是学生带领学生,信主、受栽培、接任同工,这是一条生命影响生命的道路。当身为校友的他们相聚时,这都是惺惺相惜的话题,能够还是真诚彼此代祷的动力。就算不在同一间教会,彼此的情谊还是如此地深厚。学生对学生的事工,带着流动性与不确定的因素。当中还充满可能随时垮台的信任与交托,但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正是基督徒学生福音事工的特征;天父允许祂的孩子在校园兴起,也容许年少日子的莽撞与挫败。因此,身为FES的同工,笔者绝对顺服! 建立一代的学生          去年12月台湾校园团契的每月简讯中,王文衍牧师分享了他看到的这一代学生:无论我们称他们为《我时代》,还是《厌世代》,我们不是要比较『一代不如一代』,更是要体验到『一代不同一代』的挑战与心疼。这一代的学生一样需要福音,需要造就及装备,一样得继续传承学生福音运动的棒子。而我们这些导师、干事、牧者们就是陪他们长途奔跑的教练。          过去的年日,FES华文组都是以“恐惧战兢”的心志做成一代学生得救的工夫。还看下一代,我们更加不敢自夸晓得如何牧养及喂养这一代的大专生,但我们有一颗愿意被天父得着并使用的心。建立教会是重点,建立一位学生的“全人”更是我们的关注。我们知道接下来的使命不单是一个如FES的福音机构能承担的,我们斗胆邀请众教会一起见证这个使命的过程,参与生命影响生命的工程,为天国的大业打根基。         恳请看到这篇文章的牧长们与我们一起以祷告为祭将我们所关注的学生、青少年人带到天父的施恩宝座前。愿意投资在他们身上的不是事工的重担,学业的压力甚至将来教会继承人的身份;而是盼望我们看重这一代学生成长的空间,勉励他们在有限的时空中记念造他们的主。栽培他们有属灵知识的当儿,也成就了他们与神永恒的关系。这些不应该只是停留在文字的层面,我诚挚地邀请与牧养青少人的牧者一同探讨差派他们进入校园成为宣教士的途径。进而在他们三年至四年的校园生涯共同扶持,让他们在校园团契生活中面对冲击,建立独立思考,明白天父上帝的主权,从而更谦卑事主。         这一代的学生将如他们上一代的学生一样,继续在毕业后加入建立教会的生力军,担任团契的导师,主日学老师,崇拜的招待…..被差派到校园的宣教士们将回到教会收割果实,庆祝丰收。这样的福音使命生生不息,因为养分从播种插秧的上帝那里供给。但我们既是大公教会的一份子,就应当责无旁贷,在建立事工与建立生命这属灵的要事中找到平衡点!   赖斯强主任                                                     ...

日期:2019年6月15日 – 6月18日 地点:彭亨州原住民村 团队人数:5人 一直以为短宣是将我们所拥有的去帮助需要的人,并借着活出基督徒的生命,将福音传给他们,但四天三夜的马来西亚原住民短宣的经历让我体验到短宣的意义远远不止于此,收获最多的其实是我自己。 刚开始担心原住民会比较害羞而对外来者敬而远之,万万没想到原住民村里小孩们是那么单纯有活力。从一踏进礼堂就开始被包围着,一起玩乐、跳舞、分享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他们无所畏惧,在面对任何人、任何情况都勇往直前。而在城市里舒适成长的我们,有太多不必要的恐惧远在他们之上。这提醒了我很大的功课,就是来到上帝的面前要带着一颗小孩一样的信心,毫无保留的亲近神。 四天看似不长也不短,我们住宿的环境与我们平日生活大有不同——满满的虫子、未修好的窗户、卫生意识不高的环境,让我们能够克服平时舒适圈里的恐惧的同时,也让我们更多感恩身边所拥有的东西。我们能够有水源、有电源、有煤气等,这些一般生活看似平凡的小事物,也都需感恩上帝的供应,因为这一切并非理所当然。 在原住民村里服侍的牧师也非常不容易,村子里愿意领受福音的人数不多,牧师却还是常常进到四个不同的村子深处服侍,哪怕是一个灵魂、两个灵魂,他无怨无悔,只相信神的工作。如此谦卑地摆上,给了我极大的信心。 也很感恩我的团队,虽然我们人数不多,但能够在有限的能力之下完成神的使命,感谢神安排了如此奇妙的团队。这短宣让我看到了马来西亚原住民村的需要,也让我看见自己的需要。盼望以后有更多团队能够进到原住民村学习吧! 马太福音18:2-4 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凡为我的名接待一个像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罗毅良,南大土木工程系  第四年 for Follower Sep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数算一下,今年已经是我参加的第四个应毕营了。 从刚毕业,工作还没有着落时,到第一年对未来方向的不确定,第二年面对公司内部审计,再到今年营会结束后马上要开始的新项目,每年应毕营前后,我都在面临人生或大或小的试炼。今年以营长的身份参加营会,说实话,因为没有当过营长的经验,多少会担心准备不充分。但也正是在预备的过程中,特别是在营会当中,神让我看到真正成就万事的是神自己。每个校友和讲员的分享及大家的收获,都让我看到祂所赐的恩典是超乎我们所求所想的。 第一个主题是《人生目标》。刘毓江牧师以独特的风格分享他对信仰生活的经历和领悟,非常生动活泼。尤其是他对生命由依赖(dependent),到独立自主(independent),再到相互共处(interdependent)的阐述,和健康人格的七个指标,能感受到他分享的不是人云亦云的大道理,而是在感悟与经历后带出的不一样的见证。这也提醒我,神看重的不只是我们的所做 (doing),更是我们的所是 (being)。在职业观的分享中,李晓原长老带出了几个很关键的问题:我的价值在哪里?我作为神的管家,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待手上的工作?回答这些问题,重要的还不是找到标准答案,而是与生命的源头——我们的神连接。在金钱观的分享中,汤郑雄牧师提醒我们,十分之一是神的,十分之九也是神的。我们不是财富的拥有者,而是管理者。这给我的消费观是一个更新和提醒。因为成长环境,我有时不是一个那么大方的人。如果看似我拥有的其实都是神的,那我就应该按神喜悦的方式花钱。乐善好施,在别人身上付出多过自己,就是神所喜悦的。 但这些还不是全部。神给我最大的感动,是在座谈会上校友们的分享当中的得着。在应毕营之前,工作的压力和情感的失败,让我正处在很深的低谷和痛苦当中。校友真诚的分享让我看到,高山低谷,神都是为了让我回到祂的面前。分享的最后,校友邀请三个人读三段经文,我是第二个,读诗篇16:1-11。当我读到第二节:“我的心哪,你曾对耶和华说:你是我的主,……”,我看到接下来的一句,竟哽咽到无法出声,便叫旁边的知敬救场。这几个字,从未像那个晚上一样打到我的心里。在那一刻,我脑海中不断回想过去自己曾追求的,无论是别人的认可,还是关系中的安全感,都是在神外面打转。神在那一刻让我清楚看到,我的安全感到底建立在什么上面。如果这一切我都无法拥有,“Is Jesus enough for me?” 。现在我提醒自己每天灵修,读经和祷告,不是因为“应该”。而是因为神真的让我看到我的好处不在祂以外。 在四个应毕营之后才有的收获也提醒我,坚持过后,神所赐的一定是超乎我们所求所想的。愿神大大祝福以后每次的应毕营,把祂特别的心意和感动带给每位参加的弟兄姐妹。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曹运 南大校友 for Follower Sep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天国,已读。不回?!   香港青年人看不见未来的希望,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台湾合法化同性婚姻,为响应性别平等校裙不再设有性别限定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冲突持续多年,两个族群始终无法和平共处 在这歪曲动荡的时代当中,神为何似乎缄默不言?   放眼新加坡,神已经把人群带到我们当中 无需跨国际,身旁处处可见异族同胞、外籍劳工、外国留学生 在这繁华的都市里,却深藏着一群被社会遗忘、淘汰的弱势群体 在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中,又有谁停下脚步付出真心和关怀 庄稼已熟了,却有几个人愿意起身回应需要?   天国已经借着耶稣的诞生,来到这个世上,赶快起身干活吧 成为心灵疲乏、内心清洁的人,知道除了神以外,别无盼望 成为柔和谦卑的人,以爱触摸人心 成为使人和睦的人,不坚持自己被理解,却学习聆听别人的观点 成为饥渴慕义的人,维护正义,为受欺压的声援 成为怜悯、以仁慈待人的人,如同耶稣爱孤儿、寡妇、税吏和被掳的并与他们同在   过程艰辛,但我们有盼望 因耶稣已经战胜死亡 祂以爱胜过恨、使光明胜过黑暗   天国,已读。你怎么回?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崔汝玮,国大生命科学系 (第四年) for Follower Sep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IFES四年一度的 World Assembly今年从7月1至10日在南非 Bela-Bela Limpopo省举行,共有来自多过170个国家,超过1100位的学生、干事、董事人员参加。我们住在名称为 Klein Kariba 的大度假村里,所有大会的活动也在里面进行。这次的大会有世界各国的讲员在超过20堂讲座分享关于今年的主题 “Messengers of Hope”《盼望的使者》,经节取之于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 在大会里,我们学生都被选来带领小组,小组成员有不同国家的干事和董事,大家也都非常愿意分享,来了解彼此在我们生长的环境中身为基督徒面对的不同挑战。我们也从这些跨文化的交流看到不同文化的人都能够目睹同一位神以不同方式动工,让我认识到其实上帝的能力并不局限于我们有限的视角。   在大会中,IFES的前任总干事  Daniel Bourdanné 也谈到教会里面不同人对传福音和社会行动之间的张力有不同看法,但重要的是我们能够合一地传讲福音,而传福音一定是要为了使人成为基督的门徒。这提醒了我无论教会对社会行动有什么立场,我们应该看重宣讲福音的事工,这是我们身为基督徒的基本的呼召。 各地信徒虽然需要合一,但不该统一。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前任会督华勇博士在另一个大会中指出了全球南方(Global South) 教会的毛病——作为从西方领受福音的人,我们把自己看成在西方教会跟后的追随者。全球大量引进西方文化与思想,教会也不例外。虽然带来了许多的好处,但也有一些短处。今日教会在西方国家衰弱,但是全球南方教会却因为还未成熟,踏不出西方教会的阴影,所以无法辅助我们西方的同胞。 华勇博士挑战各国的信徒们不要太快地丢弃自己的文化,反而应该多了解自己的文化背景。我们固然能从西方教父们身上吸取许多功课,但是我们该了解他们的神学及哲学也是因了解当时当地的文化、价值观、思想,为了辩护真理而生的。各地的信徒需要清楚自己社会所面对的问题,才能有效地对它们做出回应、培育新的神学思想、使当地教会成熟。否则,全世界的教会会跟着西方教会的衰退一起没落。 作为新加坡华文教会的一份子,华勇博士的分享既是鼓励也是提醒——我们在教会和团契里坚持以华文为主要语言不是无故的。 能参加这次的 World Assembly 让我们扩大视野,看到上帝亲自动工使万民成为祂的门徒。我们也学到教会前面的路不容易走,但是身为“盼望的使者”我们相信上帝掌控着,故事的结局祂已经告诉了我们,我们只剩的就是凭信心把盼望的信心传到世界各地。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刘斐恒,国大电脑科学 (第四年) 林祎,国大社工系 (应毕生) for Follower Sep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