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Yanti Agustin

学生事工在50年代的岛国萌芽,一开始就是在当时的中文大学,在医学院建立一批批的学生事工的时代见证人。这都是当年非常独特的环境下的结晶:当时马来亚大学全部的本科生都在长堤彼岸,只有医学院在岛国;一间由华人社群出钱出力建设座落在岛国最西部的中文大学。这都是当年独特的环境产下的初熟之果,献在祭坛上焚烧至今。现今的新马早已分家,大学里也从原来的只有医学院,到理工校园的林立。原有的中文大学也已不复存在[1],但学生事工继续结果累累,在今日新加坡的华人教会界领袖就是明证! 《圣经》非常多处都一再验证上帝是一位创造局势,呼召人去见证祂的那一位。很多时候那创造出来的还不一定是优势,但在形势当中,被呼召出来的个人或群体利用当时独有的时空,忠心追随主心意,谦卑地服事主的羊群。这就如校园的学生事工,借着在校园的年日,忠心地追随满足主的心意,谦卑地摆上自己青春的岁月[2],为主燃烧焚尽! [caption id="attachment_4358" align="alignright" width="422"] 1大家庭聚会1970s在信义会救主堂[/caption] 早在80年代,华文学生事工就差点要关门大吉[3],因为中文大学被迫关闭,教育部已经停办华校。在双语政策的名下,华文只在上华文课时用上,基本上就没有华校生了。FES华文组委员们也是激烈辩论了一番后,秉持着只要教会还有华文崇拜,讲中文的学生工作就应当做下去。今天我们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都是唯一在校园以中文查经、祷告的群体。当然说到流利地使用中文一定是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基督徒学生了。很多时候学生与学生因为在平时上课都用英语,彼此见面时会话顺理成章就是英语了,也没有什么喜欢或不喜欢的成分存在。一些使用中文的堂会会把这样的现象视为挑战,一些宗派就反而跨越这样的视野,直接以英语当作青少年事工的媒介语,务求让青少年人在领受教导的时候,以他们最熟悉的语言得到最多的长进,让他们日后以成熟的灵命选择使用哪一个语言服事教会的群体。 若是大家注意上文,不难发现今天在校园使用中文的学生虽然大多是本地教会的弟兄姐妹,也有好一些来自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学生。国际学生的普遍性已经从上个世纪的国际学生事工到今时今日国际学生成为校园学生事工的常态。只是今天的基督徒学生还是对于身边的国际学生敏感不足,还是流于事工的形式。犹记得上个世纪一位反对特别针对国际学生事工的团长[4],在他在校园的最后一年,还决定继续留在职员会负责推动国际学生事工。当年还流行在宿舍一起饭后看电视,他也就每天饭后一定拨出那一个小时,和他身边的朋友,无论马来西亚人或者是中国人,一起看电视,建立友谊,打通桥梁;这也直接地影响弟兄姐妹在不同的宿舍做起同样的事。 今天学生团契的弟兄姐妹大多是从小在教会长大,比较习惯事工的模式。当学生工作还是强调学生自主的时候,肯定是建立大家在学生求学时候的独立思维和办事能力。但有一样不可或缺的就是不断寻求天父上帝的心意,在一个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世代,找到学生在校园见证的主轴。不是被功课学业打压,乃是在刻苦中背十架仰望主;更不是被时代的潮流牵着鼻子走,茫然无方向。选择那上好的福分,主动来到主殿中,一生一世寻求祂的荣美,知道行出主旨才是真喜乐! 有好些弟兄姐妹在踏入校园团契时立志委身,但就是没有那股生命热诚,就算在职员会也大概尽责罢了。但在有机会自己成为交换生时,无论去亚洲还是世界的那一个角落,却领略了校园学生事工的真义,回来后不只大发热心,也找到上帝的心意,愿意顺服!当然不是鼓吹要去当交换生,只是我们实在需要有爱人如己的心,能够领受上帝要我们体会他乡游子的困惑,才会不计代价的摆上。 学生事工走了一甲子,在数字上的一轮可能代表完美;但真理上是否完美,除非行在主为校园团契预备的道路上谦卑顺服才是十架路,即便坎坷,仍然凭着圣灵的方向,扶犁向前[5]。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1]抱歉!冒犯诸位与南洋理工大学有关的读者。现今的NTU,除了中文系是以中文教学(个别一些科目还是用英文),其他科系都是一律英文。 [2]弥迦书6章8节 [3]新加坡读经会在80年代终止他们的中文中学生团契事工。 [4] 常把这位弟兄比喻成大马色路上的扫罗。 [5]Vision and Continuity in Our Time,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2009, 今日华文学生事工的挑战,王美雄、郁君彰、巫顺昌、赖怡兴,pp77~80   Written by 赖斯强干事...

Prologue: Indonesian Students’ Christian Fellowship (ISCF) dimulai di NTU pada bulan Agustus 1998 sedangkan Indonesian Ministry (IM, sebagai bagian dari FES Singapore) lahir secara resmi pada bulan Januari 2003. Jadi, ISCF berusia 20 tahun dan IM berusia 15 tahun. Liputan khusus...

On 8 January 2019, FES staff worker Rebecca Lim, left for Mongolia to work as a campus staff worker with Fellowship of Christian Students (FCS) Mongolia. (You can read more about this on page 35 of the October 2018 issue...

This is the 100th monthly letter I have written as the General Secretary (GS) of FES Singapore. It has been one hundred months since my thoughts and updates about FES have been sent out to you regularly. Each time I...

在FES庆祝学生事工迈入一甲子的时候,我们决定以三年的时间轴来帮助我们制定未来的方向:休耕(2019),耕犁(2020),播种(2021)。由于对农业名词不熟悉,在这之前我几乎没听过“休耕(fallow)”这一词,直到我查了字典才知道这是指让土地荒芜一阵子。当我再去翻查圣经里对“休耕”的解释时,我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个没有产值的季节? “六年之内你要耕种田地,收取地的出产;但是第七年,你要让地歇息,不耕不种“-出23:10-11a 上帝在律法里命令以色列人在第七年的时候休耕是为了公义和恩典。休耕的重点是“使你民间的穷人可以有吃的;他们吃剩的,田间的野兽可以吃;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这样作”(出23:11)。换句话说,上帝挑战他们体验“没有产出的季节”是为了那些被忽略和被剥削的人。我们的上帝是多么的公义和满有慈爱啊! 为了回应上帝心意而休耕的今年,如何确定这段休耕期可以使那些在我们当中“被忽略和剥削的”得着益处呢?在FES的事工里,谁是那些本该被祝福、照顾却被忽略的人呢?我们可以做什么使到这些人“可以有吃的”呢?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休耕的概念并不吸引我。休耕是不是意味着这一年上帝要我们什么都不做呢?这听起来又慢,又停滞又没产值。难道耶稣不是在安息日也医治病人并且挑战那些逼迫祂的人说“我父作工直到现在,我也作工”(约5:17)?还有保罗的信念“如果我仍在世上活着,能够使我的工作有成果”(腓1:22a).。休耕对痴迷于产值的我来说太违反常理了。 当更深地反思时,我意识到产值和丰盛也许对我和FES事工来说是最难舍弃的偶像——服事和接触更多的学生和校友,更多的活动,更多的节目,更多的影响力,更多的事工合作等等等… 虽然不容易注意到,其实比起依靠上帝,我们更依靠的是我们的经验、系统和我们对成功的衡量。 渐渐的,我们忘记了上帝才是“土地”的拥有者,祂有祂的主权。不管休耕的日子里看起来多么的贫瘠,我们要学习的是,让“土地”完全的休息和走过这个“毫无产出的季节”是上帝教导我们依靠祂的其中一个方法。 补充营养,重获肥沃 我很喜欢Ken Chitwood在他的文章《公义里的关键成份:休息》(A Crucial Ingredient in Justice Work: Rest) “让一个土地休耕…是一个农夫让土地能够补充营养和重获肥沃最好的方法。它也阻止了土地受到侵蚀——植物的根部可以自由生长以至于可以在风雨中防止水土流失。” 换句话说,在休耕的这年里,我们得以休息并且相信上帝不止会用“路上用的食物(创45:23)”来喂养我们,祂也会滋养我们的韧性,使我们在未来面对风雨的时候得以忍耐到底。 如毕德生信息版圣经里的对歌罗西书1:10-11的理解,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上帝是怎么的工作,那么我们就可以学习怎么做手里的工,以至于我们可以在这长久的路途上持续得力。 聆听的功课 除此以外,当我们在等待神在我们里面动工的时候,我们相信今年也是“寻求耶和华(何10:12)”和聆听的时候。 在这喧嚣的世代里,比起表达,聆听的操练是罕见且“不时尚”的。可是相反的,聆听神和彼此聆听却是贯穿整个圣经的命令。 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说“正是因为神爱我们,所以祂聆听我们和我们的祷告”,所以聆听神和祂的话是我们爱祂的表现。同样的,我们在学习彼此相爱的时候也应当学习聆听。事实上,迪特里希也指出“谁不再聆听他的弟兄,他很快就不会听神的话了。” 因此,FES今年会踏上聆听之旅,聆听我们事工参与者——不管是学生、干事、校友还是教会的声音。透过聆听的操练,我们祈求上帝供应我们足够的养分,好让FES可以经过一甲子之后,仍然持续地耕犁学生事工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播种。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郭志励总干事 吴欣蒂姐妹翻译 for Follower May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感谢主!三年的校园团契生活充满主的恩典。我第一次听到在理工学院有校园团契是我哥哥告诉我的。他和我分享校园团契能够使我在理工校园的生活更有意义,不但能够交到新朋友,与他们学习也能听到主的话语。我犹豫了一段时间终于决定参加校园团契。 记得我刚进入校园团契的第一天,我十分兴奋和紧张,因为我不认识任何人也好奇团契是否跟哥哥说的一样那么的美好。一进入校园团契里,我就待了三年。这三年在校园团契里,我学到了许多圣经的知识也经历了神的同在和供应。我学到了要怎样用归纳法OIA (Observation, Interpretation and Application) 来阅读和了解圣经。再来,校园团契也让我学习和体验到要如何带领敬拜和举办活动。最重要的是校园团契让我感受到了家人的爱和关怀。我们的团契生活除了在校园里度过也到贵兴干事夫妇的家及Simon老师的家。学校假期的时候,我们都会去干事的家团契, 一起敬拜赞美,聆听神的话,玩乐和享用晚餐。在特别的日子,像是过新年,我们也会去Simon 老师的家一起团契。 去年,我们也因为上帝的恩典得以与新加坡理工校园团契一起去士古来短宣。感恩的是,我们能够把在团契里所学到的都应用在当地的事工上。在士古来教会我们带领了儿童、少年人,以及大人的崇拜。很感谢主让我们学习侍奉主与人。因着主的恩典,我们今年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八日到菲律宾短宣。这一次的经历很特别。因为我们除了学习团队精神和彼此服侍,也学习到怎么用动物的粪便做花草树木的肥料、制作香蕉饼干和花瓣的卡片。我们还参加了几间教会及学校的活动。透过这些活动,我们有机会与当地的居民互动交流。我也很荣幸被选上分享关于信心,试探和罪的主题。 感谢神使用我做祂的器皿使每个人都听得懂我所分享的,也各自有所领受。菲律宾短宣结束后,代表着我在校园团契的日子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因为我要毕业了,贵兴干事夫妇也要回去美国了。虽然很难过也很担心校园团契未来的发展,但我深信主的恩典够我们用。新的干事会更好的带领团契,团契不但在人数上也在灵命上也会越来越兴旺。愿主也祝福即将进入职场的我能够不忘记在团契里所学到的,继续与主有亲密的关系,常常读圣经,歌颂主,也能够抽出时间回去校园团契。愿荣耀尊贵都归给上帝!阿门!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罗奇惠, 淡马锡理工幼儿教育 (应毕生) for Follower May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校园使命宣教日在三月十四日在FES Conference Room 举行。主题是FOJI – Fear of Joining In,跟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以体验式的方式进行。参与的人数约70位,其中约30位是校友和干事们。 宣教日这个节目对我来说非常具有意义,我很高兴可以参与其中。游戏和活动都计划得很好。首先,我们被要求在世界地图上写下自己对东亚各国的印象。然后,我们玩了一个游戏,叫出彼此的名字,无法及时叫出下个名字的就得‘受惩罚’。游戏结束后,我们按照彼此被叫名字的次数跟着地上画好的格子走相对的步数,然后观察我们整组人之间的差距。反思问题也让我们去思考,我们似乎习惯性的会叫一些人,忽略一些人。被叫到的人到底希望被叫吗?没被叫到的会觉得被忽视吗?带着这样的反思,我们去到了下一站。 来到第二站,我们就为之前的世界地图活动里的一些国家代祷。这一站的内容包括了之前我们写下的印象和那些国家的一些真实状态。不像我们平常对这些国家的基本知识,我学到了应该关注其他国家的需要,尤其是那些不起眼的,也同时扩展我对这些国家的认知。最后,我们前往‘阿狗村‘这一站,收到的任务就是要跟那些‘村民’拍团体照。那是一项十分有挑战性的任务,因为跨文化交流非常艰难。我问自己:我们真正的目的和出发点是什么?出发点将影响行动和表现。我并不只想达成拍团体照的目的,而是要深入地认识‘村民’,并且跟他们交朋友。单只拍团体照将使宣教起反作用,宣教的核心应该是为了认识他人,然后才带领他们认识耶稣基督。 我自己在教会里也参与一项义工活动,专注于问题少年。‘阿狗村’就让我想起那些问题少年,我在那间宿舍的目的是否只是单单做义工,还是要真正地认识他们,成为他们的朋友呢? 当晚的宣教日,我获益良多,并且深受内心的挑战。每一项活动和游戏都经过周详的筹备工作,也实行地非常有条理,对宣教息息相关。我会牢牢记住这些经验,并以它们为鉴,使自己对他人尤其是非信徒的互动加以改善。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Written by 楊文軒, SIM UOL 会计与金融系 (第二年) 梁語軒(整理), SUSS翻译与口译系 (第一年) for Follower May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Introduction A tragedy struck Singapore on 15 March 1986. A six-storey building known as the Hotel New World collapsed unexpectedly, killing 33 people and injuring many others. After 17 people were rescued, and the dust settled, an enquiry was conducted on...

FES IM Family Day is a special event organised by the FES Indonesian Ministry (IM) to gather alumni and students for a time of fellowship and renewing of ties. This year’s event is considered special because it will be the...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