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耕:一甲子的学生事工,未完待续

在FES庆祝学生事工迈入一甲子的时候,我们决定以三年的时间轴来帮助我们制定未来的方向:休耕(2019),耕犁(2020),播种(2021)。由于对农业名词不熟悉,在这之前我几乎没听过“休耕(fallow)”这一词,直到我查了字典才知道这是指让土地荒芜一阵子。当我再去翻查圣经里对“休耕”的解释时,我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个没有产值的季节?

六年之内你要耕种田地,收取地的出产;但是第七年,你要让地歇息,不耕不种“2310-11a

上帝在律法里命令以色列人在第七年的时候休耕是为了公义和恩典。休耕的重点是“使你民间的穷人可以有吃的;他们吃剩的,田间的野兽可以吃;你的葡萄园和橄榄园,也要这样作”(23:11)。换句话说,上帝挑战他们体验“没有产出的季节”是为了那些被忽略和被剥削的人。我们的上帝是多么的公义和满有慈爱啊!

为了回应上帝心意而休耕的今年,如何确定这段休耕期可以使那些在我们当中“被忽略和剥削的”得着益处呢?在FES的事工里,谁是那些本该被祝福、照顾却被忽略的人呢?我们可以做什么使到这些人“可以有吃的”呢?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休耕的概念并不吸引我。休耕是不是意味着这一年上帝要我们什么都不做呢?这听起来又慢,又停滞又没产值。难道耶稣不是在安息日也医治病人并且挑战那些逼迫祂的人说“我父作工直到现在,我也作工”(约5:17)?还有保罗的信念“如果我仍在世上活着,能够使我的工作有成果”(腓1:22a).。休耕对痴迷于产值的我来说太违反常理了。

当更深地反思时,我意识到产值和丰盛也许对我和FES事工来说是最难舍弃的偶像——服事和接触更多的学生和校友,更多的活动,更多的节目,更多的影响力,更多的事工合作等等等… 虽然不容易注意到,其实比起依靠上帝,我们更依靠的是我们的经验、系统和我们对成功的衡量。

渐渐的,我们忘记了上帝才是“土地”的拥有者,祂有祂的主权。不管休耕的日子里看起来多么的贫瘠,我们要学习的是,让“土地”完全的休息和走过这个“毫无产出的季节”是上帝教导我们依靠祂的其中一个方法。

补充营养,重获肥沃

我很喜欢Ken Chitwood在他的文章《公义里的关键成份:休息》(A Crucial Ingredient in Justice Work: Rest

“让一个土地休耕是一个农夫让土地能够补充营养和重获肥沃最好的方法。它也阻止了土地受到侵蚀——植物的根部可以自由生长以至于可以在风雨中防止水土流失。”

换句话说,在休耕的这年里,我们得以休息并且相信上帝不止会用“路上用的食物(创45:23)”来喂养我们,祂也会滋养我们的韧性,使我们在未来面对风雨的时候得以忍耐到底。

如毕德生信息版圣经里的对歌罗西书1:10-11的理解,我们需要不断地学习上帝是怎么的工作,那么我们就可以学习怎么做手里的工,以至于我们可以在这长久的路途上持续得力。

聆听的功课

除此以外,当我们在等待神在我们里面动工的时候,我们相信今年也是“寻求耶和华(何10:12)”和聆听的时候。

在这喧嚣的世代里,比起表达,聆听的操练是罕见且“不时尚”的。可是相反的,聆听神和彼此聆听却是贯穿整个圣经的命令。

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说“正是因为神爱我们,所以祂聆听我们和我们的祷告”,所以聆听神和祂的话是我们爱祂的表现。同样的,我们在学习彼此相爱的时候也应当学习聆听。事实上,迪特里希也指出“谁不再聆听他的弟兄,他很快就不会听神的话了。”

因此,FES今年会踏上聆听之旅,聆听我们事工参与者——不管是学生、干事、校友还是教会的声音。透过聆听的操练,我们祈求上帝供应我们足够的养分,好让FES可以经过一甲子之后,仍然持续地耕犁学生事工的土地,在这片土地上播种。

 

Written by
郭志励总干事
吴欣蒂姐妹翻译

for Follower May 2019 (Chinese Work Newsletter)

Tags: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