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nts Tag

The combined Polytechnic Chinese Christian Fellowship bonding camp was held on 18-20thJune. I was given the opportunity to serve in the planning committee. I must confess that I accepted the role out of obligation and not because of desire. Also,...

The theme of this year’s NUS ISCF camp was Inside Out: From Nominal to Radical Christian. The camp was held at St. Pio’s Friary and Spirituality Centre in Johor from 13-16 May 2019. The camp was packed with six transformative sessions, a...

On 30 April 2019, over thirty students from different institutions in Singapore attended Upper Room at FES. Upper Room is a prayer meeting organised by the National Students Council (NSC) to bring students from different institutions together to learn more...

今年三月,我参与了一个由十人组成前往菲律宾达沃十四天(26/3 -  8/4)的短宣队。短宣队里除了贵兴干事夫妇以外,还有三名来自新加坡理工学院和五名来自淡马锡理工学院的学生。抵达达沃后,我们一行人被安排住在达沃关怀农场里。在那里, 我们非常荣幸地能与国际关怀频道(CCI)的宣教士: Dave牧师,和其他同工包括:Ate Aimee,Ate Jen,Ate Mimi,Kuya, June一起服事。 我们的第一项任务是在Mulig中学为中一的学生主办为期两天的英文阅读营。阅读营的节目包括了通过圣经故事和游戏来学习英文和道德教育。我们也在阅读营的尾声举办了一场迷你学生颁奖典礼,为营会划上句号。在短短的两天里,我们经历了许多从上帝而来的惊喜。大伙儿都不时要与我们合影留念,让我们有许多互动的美好时光。我们甚至被邀出席新校园建设开幕礼以及为中六学生的毕业典礼。 接着,我们也拜访了两间当地教会:Living Hope Church和Tagaytay Alliance。短宣队也把握机会,通过圣经信息、诗歌敬拜与各自的生活见证分享来服事教会。然而,当我们目睹Living Hope Church的年轻人如何不惜一切,全心全意地敬拜与服事神时,我们也上了一堂谦卑爱神的宝贵功课。相对来说,TagaytayAlliance教会的人数较少,且由来自山上村庄的各阶层人士组成,英文沟通能力有限,所以我们在那里遇到的的语言障碍较多。但是,因着上帝的带领,我们得以透过灵歌圣乐来一起团契。 大伙儿在工作之余也不忘娱乐。我们前后有三次机会在Waan 这个地区尝试有趣蚯蚓堆肥(vermi-compost)的工作。第一次是在达沃关怀农场(Davao Care Farm),另两次是在Waan Barangay的社区。虽然整个过程让人觉得很累,但我们都很感恩能够亲身体验堆肥的过程,这是我们在新加坡体验不到的。我们也很高兴能与当地居民一同制作美味的香蕉片。在当地,他们每周都会制作香蕉片来贴补生计。回到农场,我们也尝试了制作压花瓣卡片。整个过程除了让人感到很疗愈之外,也非常酷哦! 短宣队最后的行程是为CCI教育赞助计划下的青少年组主办为期三天两夜的领袖训练营。感谢主!通过丰富的信息,诗歌,影片,与发人深思的讨论及感动人心的分享,整个营会都充满了喜悦和感恩的眼泪。 我为着这次短宣旅程的经历和所学到的功课而感谢神。一开始的时候,我认为一个人必须在某种属灵程度上“预备好”了或到达某种灵命成熟度,才有资格参与宣教事工。说实话,在出发之前,我实在感到毫无准备和不足。然而,在短宣期间,上帝向我显明宣教事工其实就是让上帝在我们里面工作的同时,透过我们行出祂要成就的善工。我也意识到,作为个体,我们都是不完美的,并且在我们做任何事之前,都应当学习在祷告中将一切都交托给神。 在此,我感谢神一路来所赏赐的美好时光,新生的友谊,领受的功课与各样能力的充满和带领。虽然两所理工学院位于新加坡的两端,但我感谢神的带领,将我们呼召在一起,在短宣旅途中同心服事和彼此扶持。 愿一切荣耀都归给我们的神!   This March,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pend 14 days in Davao, Philippines with a team of 10. The team were three students from...

NSC gathering took place in the later part of an afternoon after the FES 61st Annual General Meeting (AGM), where student leaders from different CFs and campuses assembled to hear Dr Tan Lai Yong speak on ‘Out of the Box,...

On 12 April 2019, the Indonesian Students Christian Fellowships throughout Singapore collaborated to hold a public talk in NUS titled ‘The Crucified Jesus Among Other Gods’. The speaker was Malcolm Tan, a Singaporean Methodist pastor. He talked about the historical proof...

On 1–2 March 2019, FES organised a retreat for graduating polytechnic students and young graduates from the polytechnic CFs. The SPCA Retreat aimed to challenge participants to stop, ponder, find out what God is calling them to, and align that...

学生事工在50年代的岛国萌芽,一开始就是在当时的中文大学,在医学院建立一批批的学生事工的时代见证人。这都是当年非常独特的环境下的结晶:当时马来亚大学全部的本科生都在长堤彼岸,只有医学院在岛国;一间由华人社群出钱出力建设座落在岛国最西部的中文大学。这都是当年独特的环境产下的初熟之果,献在祭坛上焚烧至今。现今的新马早已分家,大学里也从原来的只有医学院,到理工校园的林立。原有的中文大学也已不复存在[1],但学生事工继续结果累累,在今日新加坡的华人教会界领袖就是明证! 《圣经》非常多处都一再验证上帝是一位创造局势,呼召人去见证祂的那一位。很多时候那创造出来的还不一定是优势,但在形势当中,被呼召出来的个人或群体利用当时独有的时空,忠心追随主心意,谦卑地服事主的羊群。这就如校园的学生事工,借着在校园的年日,忠心地追随满足主的心意,谦卑地摆上自己青春的岁月[2],为主燃烧焚尽! [caption id="attachment_4358" align="alignright" width="422"] 1大家庭聚会1970s在信义会救主堂[/caption] 早在80年代,华文学生事工就差点要关门大吉[3],因为中文大学被迫关闭,教育部已经停办华校。在双语政策的名下,华文只在上华文课时用上,基本上就没有华校生了。FES华文组委员们也是激烈辩论了一番后,秉持着只要教会还有华文崇拜,讲中文的学生工作就应当做下去。今天我们校园团契的弟兄姐妹都是唯一在校园以中文查经、祷告的群体。当然说到流利地使用中文一定是来自中国和马来西亚的基督徒学生了。很多时候学生与学生因为在平时上课都用英语,彼此见面时会话顺理成章就是英语了,也没有什么喜欢或不喜欢的成分存在。一些使用中文的堂会会把这样的现象视为挑战,一些宗派就反而跨越这样的视野,直接以英语当作青少年事工的媒介语,务求让青少年人在领受教导的时候,以他们最熟悉的语言得到最多的长进,让他们日后以成熟的灵命选择使用哪一个语言服事教会的群体。 若是大家注意上文,不难发现今天在校园使用中文的学生虽然大多是本地教会的弟兄姐妹,也有好一些来自马来西亚和中国的学生。国际学生的普遍性已经从上个世纪的国际学生事工到今时今日国际学生成为校园学生事工的常态。只是今天的基督徒学生还是对于身边的国际学生敏感不足,还是流于事工的形式。犹记得上个世纪一位反对特别针对国际学生事工的团长[4],在他在校园的最后一年,还决定继续留在职员会负责推动国际学生事工。当年还流行在宿舍一起饭后看电视,他也就每天饭后一定拨出那一个小时,和他身边的朋友,无论马来西亚人或者是中国人,一起看电视,建立友谊,打通桥梁;这也直接地影响弟兄姐妹在不同的宿舍做起同样的事。 今天学生团契的弟兄姐妹大多是从小在教会长大,比较习惯事工的模式。当学生工作还是强调学生自主的时候,肯定是建立大家在学生求学时候的独立思维和办事能力。但有一样不可或缺的就是不断寻求天父上帝的心意,在一个科技发达,瞬息万变的世代,找到学生在校园见证的主轴。不是被功课学业打压,乃是在刻苦中背十架仰望主;更不是被时代的潮流牵着鼻子走,茫然无方向。选择那上好的福分,主动来到主殿中,一生一世寻求祂的荣美,知道行出主旨才是真喜乐! 有好些弟兄姐妹在踏入校园团契时立志委身,但就是没有那股生命热诚,就算在职员会也大概尽责罢了。但在有机会自己成为交换生时,无论去亚洲还是世界的那一个角落,却领略了校园学生事工的真义,回来后不只大发热心,也找到上帝的心意,愿意顺服!当然不是鼓吹要去当交换生,只是我们实在需要有爱人如己的心,能够领受上帝要我们体会他乡游子的困惑,才会不计代价的摆上。 学生事工走了一甲子,在数字上的一轮可能代表完美;但真理上是否完美,除非行在主为校园团契预备的道路上谦卑顺服才是十架路,即便坎坷,仍然凭着圣灵的方向,扶犁向前[5]。   [vc_separator type='normal' position='center' color='#969496' thickness='' up='' down=''] [1]抱歉!冒犯诸位与南洋理工大学有关的读者。现今的NTU,除了中文系是以中文教学(个别一些科目还是用英文),其他科系都是一律英文。 [2]弥迦书6章8节 [3]新加坡读经会在80年代终止他们的中文中学生团契事工。 [4] 常把这位弟兄比喻成大马色路上的扫罗。 [5]Vision and Continuity in Our Time, Fellowship of Evangelical Students: 2009, 今日华文学生事工的挑战,王美雄、郁君彰、巫顺昌、赖怡兴,pp77~80   Written by 赖斯强干事...

X